►校园禁含糖饮料是对的吗?(上):让「甜食控」沮丧的医学研究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谈到了历史上人类有多爱吃糖,还有各派医学认为糖对健康危害的看法。最后我们整理出了一个最大公约数,那就是含糖饮料对健康确实是不利的。但接下我们要进入的主题,就是来讨论:

当我们都同意含糖饮料对健康不利,代表我们应该支持政府用公权力强力禁止含糖饮料进入校园吗?

很多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可能会直觉认为:既然我们都同意含糖饮料对健康不好,禁止他进入校园不是理所当然的决定。但问题真的有这幺简单吗?我们先回到卫福部制定这项禁止政策的理由。从卫福部所提出来的《国民营养及健康饮食草案》来看,这项政策是为了呼应第二届国际营养大会所提出的《营养问题罗马宣言》。这项宣言里的行动纲领谈到:

而根据卫福部自己在草案中所引述《营养问题罗马宣言》的「行动纲领」来看,推动《国民营养及健康饮食草案》的目的是:「创造有利环境、促进健康膳食的永续粮食体系、提供营养教育与讯息、提供社会保护、提供强有力且具弹性应变能力(resilient)之卫生系统、改善水资源、环境卫生与个人卫生及食品安全。」

我们可以看到,这项行动纲领与卫福部接下来所要推动的法案,有一个地方明显的不同。卫福部想要用「禁止」来促进国民健康;《营养问题罗马宣言》却认为应该从「创造有利环境、提供营养教育与讯息、提供社会保护」来促进国民健康。你以为这两个是一样的?错了,这中间的差距天差地远。

校园禁含糖饮料是对的吗?(下):为营养而吃,更要为乐趣而吃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杰米・奥立佛

谈到英国课徵糖税,就不得不谈一位在英国民间积极推动舆论向肥胖宣战的明星厨师。这位厨师在台湾也颇有知名度,那就是杰米・奥立佛(Jamie Oliver)。早在英国社会重视肥胖问题之前,杰米・奥立佛就利用自身的知名度,呼吁大众重视学童的营养问题。可以说英国会走向课徵糖税,杰米・奥立佛在民间推动的影响力功不可没。

但杰米・奥立佛可不是坐在那里呼吁英国政府用法令去禁止学童食用不健康的饮食。早在2005年他就推动了一个名为「吃得更好」(Feed Me Better)的计画。这个计画在做的事,是寻找学校高层、各地的地方政府寻求合作。由计划团队提出可行的方案,用新鲜在地的食材,製作美味有营养的餐食取代厂商提供的高热量廉价饮食。

而杰米・奥立佛本人所主持的30分钟、15分钟上菜之类的节目,或是《杰米・奥立佛省钱上菜》之类的书,不只是吸引观众的噱头,而是乘载了一样的价值。正因为他观察到很多英国家庭习惯高热量饮食的主因,来自于下班疲倦、没时间、省钱,因此宁愿採取相对方便又好吃的外食。因此他希望透过这些节目,让英国家庭能重回在家开伙的传统。

如果仔细看杰米・奥立佛在这些做菜节目中的碎念,就可以看出他很喜欢强调「我们要迅速做出超美味的料理」「这些菜吃了不会令你内疚」「每天都能吃的健康料理」「他们营养均衡,美味可口」之类的话。这些碎念的背后,乘载的是跟吃得更好计画一样的价值。

可以说那些夸张的洒盐、大火翻炒动作的背后,杰米・奥立佛期待这些「表演」能够营造出一种在家做菜超开心超棒的感觉。而节目中出现的菜式,也多半是食材简单天然的料理;但透过结合世界各地料理作法的方式,让这些简单食材能够烹调出新奇的好味道。而这一切花样,其实都是在呼应同一件事情。

那就是杰米・奥立佛不打算用「限制」的方式,去呼吁大众应该去避开什幺食品,或是只能吃什幺食品。相反的,他採取了「提供更多选项」以及透过提供烹调技术的资讯「让健康饮食更有竞争力」的做法。这也跟《营养问题罗马宣言》行动纲领中所传达的精神相符。

在2015年,杰米・奥立佛曾宣称的他的计画「失败」。如果仔细看,这个宣称也相当有趣。他谈到他失败的原因是:

他谈到他的失败来自于他想得太简单。他确实提供了让健康饮食更有竞争力的替代方案,但他轻忽了经济困难对贫穷者选择餐饮方式的局限性。杰米・奥立佛认为他的失败来自于「想得太简单」。如果他已经为了让健康饮食有吸引力,做了这幺多仍是太简单,那我们卫福部想直接靠禁令来解决一切,这会如何呢?

接下来我们聚焦到「糖税」这件事情上。大家可以先想想看,如果政策目的只是「阻绝」人民吃糖,那学台湾卫福部靠禁令不是更有力,英国政府为什幺要用这幺迂迴的做法?而且如果看英国的糖税规定,可以看到有趣的但书:

如果我们研究这些但书,可以发现英国的糖税政策,其实也是在呼应我们谈杰米・奥立佛所秉持的价值。前面谈到杰米・奥立佛在承认他的计画失败时,关键在于「价格」对贫穷者选择食物的影响。而通常能大量提供廉价高热量食物的,自然是所谓的「食品大厂」或是「连锁企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英国的糖税不是单纯的「以价制量」,而是透过这项政策削弱高热量饮食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让纯果汁、牛奶有机会在消费者的选择中出线。

校园禁含糖饮料是对的吗?(下):为营养而吃,更要为乐趣而吃 Photo Credit: AP/达志影像
安东尼・波登

而不对小型饮料製造商课税,更能看出这项政策希望的是希望降低市场竞争者的进入门槛,变相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所以英国糖税的思维,不是透过禁令让选项变少,而是利用市场规则让选项更多。同样身为名厨的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在自己的着作《胡乱吃一通》中谈肥胖问题也是秉持一样的价值:

身为一个专业的胖子,我可以告诉大家就算知道高热量饮食的健康风险,我还是不愿意选择健康饮食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过去那些叫我去吃健康饮食的人,都说为了我好,我不应该吃某些东西。他们减少了我的选择,逼我减损我的生活水準,去适应那些「自然、健康」却永远都不美味的饮食。这就像是拿健康这种意识形态,逼我去过集中营的生活一样;而在我的眼中,这跟苏联拿民族主义逼迫人民去西伯利亚修路没有两样。这都是把价值观强迫压在其他人身上的做法。

这就是让我即使知道高热量饮食的健康风险,可能会让我人生的最后十年过得无比悲惨,我还是宁愿吃他的原因。毕竟我是要悲惨十年,还是从现在开始就让生活水準悲惨三十年,甚至更长。

而从外国实际的例子里,可以看到世界上不是只有我这幺觉得。荷兰在2010年实施糖税,但这项政策到2012年就破产了。破产的原因正在于荷兰的糖税单纯想靠以价制量,但聪明的荷兰人则採取从欧盟共同市场里的其他国家进口,破解了这项政策。而针对美国某些城市禁止校园贩售含糖饮食所进行的成果研究,也反应了这些强制禁令实际上对防治儿童肥胖根本没帮助。原因在于学童在学校吃不到,只会在校外连本带利的补回来。

校园禁含糖饮料是对的吗?(下):为营养而吃,更要为乐趣而吃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禁酒令时期被警方破获的地下啤酒厂

其实从美国历史上知名的「禁酒令」历史,就可以知道这种禁令的效果有多可悲。如果台湾未来真的把高热量食物的禁令扩大到全民,我都可以想像我会转行去学艾尔・卡彭(Al Capone)那样靠走私高热量食品发财的样子。

无论是英国糖税的例子,还是从《营养问题罗马宣言》的行动纲领,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真正可行的肥胖防治政策,方向应该是「提供更多有竞争力的健康饮食选项」而不是「单纯地禁止高热量食物」。我不知道卫福部既然都已经把行动纲领抄在《国民营养及健康饮食草案》里了,为什幺还想得出禁止含糖饮料这种天真的政策?

身为一个专业的胖子,我也可以再说出另一件事实。我很爱吃炸鸡,但过去在补习班打工让我天天晚餐吃炸鸡的原因,往往不是因为我有多热爱炸鸡。当你每天需要工作到晚上9点,又不想在工作压力下吃晚餐,想工作完再好好吃一顿,你就会发现你的选项其实少得可怜。如果你不回家开伙,又希望将饭钱压在一餐200元以内,又希望在有店面、明亮乾净、有冷气不用让你忍受酷热、寒冷的环境里好好吃一顿;你就会发现除了连锁速食店你多半也没什幺其他选择。

所以要改善肥胖问题,与其靠公权力去禁止些什幺食物,还不如好好动脑筋去想如何让那些健康饮食可以更有竞争力,让国民能选择的选项变多。就算固执如我,如果有间食材健康、烹调美味、价格亲民,又能坐在里面好好享受的料理,那炸鸡就会退位回「众多选项之一」。真要降低高热量饮食在国民饮食中的比重,与其靠硬干去减少分子,想办法增加分母恐怕才是务实又符合人性的做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