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孔子带着学生想渡河,但找不到渡口,有两个人(长沮、桀溺)正在耕田,孔子吩咐子路向他们请教渡口的位置。长沮反问子路,手拉着缰绳的人是谁?子路说是鲁国的孔丘。长沮确认后,就说:「他早就知道渡口在哪里了。」这个渡口不是指渡河的渡口,而是指人生的渡口,可见他们对孔子相当了解。子路只好再问桀溺,桀溺知道他是子路之后,就劝他说,天下太乱了,与其追随逃避坏人的人,不如追随逃避社会的人。

子路转告老师这段对话,孔子听了很难过,说了一段话,正好表明儒家对于「隐居」的立场。子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这段话讲得真好。他说:「我们没有办法与飞禽走兽一起生活,如果我不与人群相处,又要同谁相处呢?天下政治若是上轨道的话,我就不会带着你们到处奔走从事改革了。」这表明儒家人文主义的立场:我是人,就跟人群在一起;人群需要教化,我就教化百姓,希望社会能上轨道。

他们继续周游列国,子路追随孔子,却远远落在后面。他遇到一位老人家,用木棍挑着除草的工具。子路请教他:「请问您有看到我的老师吗?」老人家说:「你这个人四肢不劳动,五穀也分不清,我怎幺知道你的老师是谁?」子路拱着手站在一边。稍后,老人家留子路在家里过夜,杀鸡作饭给子路吃,又叫两个儿子出来相见。第二天,子路赶上孔子,报告这一切经过。孔子叫子路再回去告诉老人家他的心意,但老人家已经出门了。子路只好对两个孩子说:「不从政是不应该的。长幼间的礼节不能废弃,君臣间的道义又如何能废弃呢?原本是为了洁身自爱,结果却败坏了更大的伦常关係。君子出来从政,是道义上该做的事。至于政治理想无法实现,则是我们早已知道的啊!」前一天老人家叫两个小孩出来拜见子路,代表他还肯定长幼之序,那幺身为老百姓对国家怎幺可以不尽忠呢?所以注意到小的礼节而忽略了大的礼节,这就是隐士的败笔。

如果把儒家和隐士相比,长期下来一定是儒家得胜。因为隐士虽隐居在山中,但仍旧结婚生子,依然要教子女孝顺与友爱,而这些是儒家所倡导的。大人可以隐居,小孩子怎幺隐居呢?所以,隐居是大人成年之后个人的抉择,但是小孩子还是要学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慢慢成长。儒家在社会上扮演教育者的角色,能够使社会承先启后,这是不能否认的。所以,由《论语》中儒家与隐士的几段精采对话,可知儒家认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是读书人?好人都隐居的话,天下交给谁呢?这是儒家悲天悯人的情怀。

摘自《傅佩荣‧经典讲座 孔子:追求人的完美典範》

儒家与隐士,谁厉害?

Phot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