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福部国健署正草拟《国民营养及健康饮食草案》又被称为国营法,未来可能规範班级饮料订购、家长提供的甜品,都禁止进入校园,取而代之的是鼓励学童多喝水或以不含糖的饮品取代含糖量较高的饮料。不过这项草案都还没拟出,就成为了各界热议的话题。

从教育部的资料显示,国小及国中学童肥胖的比率约为三成,且有逐年上升的趋势,若从世界肥胖联盟(World Obesity Federation)公布的资料指出,台湾与亚洲各国比较,不论成人或学童,肥胖率都高居亚洲第一。

世界卫生组织(WHO)资料显示,1980~2014年间全球肥胖人口已增加1倍,近四成人口都有体重过重或肥胖问题,其中更指出运动饮料、可乐、浓缩果汁等含糖饮料导致糖分摄取过量,与体重增加有显着关联,也是肥胖与糖尿病等大幅增加的主因。

儿童肥胖亦是各国面临的首要问题。据研究统计指出,小时候过胖长大后成为肥胖的机率也相对较高,有42%~63%的肥胖学童青少年后仍是肥胖体位,而肥胖青少年变成肥胖成人更达70~80%这也显示出小时候体重控制的重要性。而在校园内禁止贩卖、取得含糖饮料,是否就可以解决学童肥胖比率过高的问题?问题恐怕不只饮料这幺简单。

不只校园内的饮料,您是否想过,营养午餐是否营养?

其实除了饮料外,学童在校园内最大的热量来源是学校的营养午餐,但当营养午餐冠上「营养」二字时,我们似乎就很少怀疑是否校园提供的午餐是否「营养」。根据教育部所公布的「学校午餐食物内容及营养基準」中,建议国小营养午餐所提供的热量约介于650大卡至750大卡之间,且其内含的蛋白质、脂肪量都有明确的建议摄取量,并且规定40班以上即需有一位营养师,负责各餐点营养的控管,且每餐的菜单都须登录于校园食材登录平台;若因供餐班数未达40班,由校内教师兼任营养午餐执行祕书。

校园禁卖含糖饮料解决学童肥胖问题?问题恐怕没这幺简单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政府所设置的校园食材登录平台

但今年就有立法委员质询时指出,根据登录平台,随机查询餐点提供的所热量的结果,一餐最低热量为567大卡,但却有些热量高达1,051大卡,相差几乎两倍,而午餐内容物也时常可见炸物、精緻甜点等,学童长期食用高热量食品及营养不均的餐点,背后所衍伸的问题可能比校园内的含糖饮料更为严重。当校园食品建立在安全的基础上后,学童的健康饮食应是下一步我们所要追寻的目标。

校园禁卖含糖饮料解决学童肥胖问题?问题恐怕没这幺简单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英国名厨杰米.奥利佛发起了一连串的校园午餐倡议行动,希望能改变英国中小学学童平常食用的不健康的午餐。
校园午餐革新,学童如何能吃到安全、健康、美味的食物?

自2005年起,英国名厨杰米.奥利佛发起了一连串的校园午餐倡议行动,希望能改变英国中小学学童平常食用的不健康的午餐,他的目标是把垃圾食物从午餐的菜单中移除。由于校园厨房提供的食物不尽美味以及外食的兴起,英国学生吃校园营养午餐比率年年下降,甚至有些学生以洋芋片、巧克力棒做为午餐,因此英国学童的肥胖比例也非常高。杰米.奥利佛有鉴于此,推动成立食物信託基金,更换中小学的厨房设备、提升校园厨师的训练、提供学生与家长烹饪的课程、调高营养午餐的预算等,重新打造学童用餐环境。在部分试办的学校中,在校用餐的比例也提高许多,对于学童健康以及学习的发展也有正面的影响。

反观台湾,我们其实有更良好的校园餐食的体制,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在校园食用营养午餐,而现在的问题在于校园厨房是否能提供学童更健康、美味的餐点。由于团膳公司或校园厨房一次都须烹调大量的食材,为了降低人事成本及时间,往往会用较易大量烹调的料理方法,如炸、蒸等方式,之后再进行调味,但这也导致料理不甚美味及健康营养的问题。近期,台湾也有许多人才投入校园营养午餐的革新上,如「午食对味」的团队就为了解决目前校园团膳所遇到的专业人才及知识的短缺、设备过于老旧、运送问题,运用自身的专业技术,协助校园厨师在既有的条件下,打造出健康且美味的午餐。未来政府也应积极协助国中小自有校园厨房或团膳公司厨师及营养师的知识训练与把关。

将食农教育带进校园,用体验及轻鬆的学习方式认识食材与烹饪

虽然现在已有部分团体的热心协助改善营养午餐的问题,但另一方面,台湾的食育教育长期不足;举凡课程、烹饪、种植、逛市场、参观农场都可以是食育的範畴。以英国为例,从2014年9月开始,烹饪课成为7岁至14岁学童学校上课的必修课程,透过轻鬆有趣的方式让学童了解食材的使用,并从中学习营养相关知识,但更重要的是,透过亲自手作的课程后,学童对于健康的食物接受度更高,也降低挑食的情况。

而台湾在部分课程中虽有涵盖相关内容且部分学校配有烹饪教室,但碍于升学的压力,往往这类型的课程就会成为主要科目使用。此外,师资也是另一个学校面临到的问题──以往食农教育较不受到重视,能教授相关课程的老师也非常的少,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解决。目前在部分的学校试办了农夫授课的食育课程,邀请产地农夫到课堂中讲授耕作及作物的知识与经验,对学生而言是个新奇且又充满知识性的体验课程,而农夫参与的意愿也很高。因此在完善校园食农课程的过程中,体制内的老师并非是唯一的选项,或许外部的厨师、营养师、农人,都可以做为校园食农教育的一环。

解决过重问题,从小建立正确的饮食观念

有医界专家提出预测,2020年台湾的健保支出约有三分之一使用在肥胖相关的疾病上,预计将成为未来健保面临的难题。在欧美肥胖比例较高的国家,肥胖衍生出的医药疗费用早已形成社会重大的财务负担,成为先进国家面临的重大挑战。各国纷纷在校园内推出食农教育、健康饮食课程、餐点改造,为的就是从小养成对健康饮食及营养知识的建立。而台湾政府也要重新检视目前课程中食育的比重与教学方式,注重养生的日本也已推行《食农教育法》数年,台湾政府的做法不应只是停留在禁止校园内含糖饮料上,更重要的是结合校园、家庭,妥善的运用社会力量,从小培养正确的饮食与健康认知,否则学童出了校园后依然禁不起街口高热量食物的诱惑。

参考资料世界卫生组织: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GHO) data国健署:响应世界肥胖日校园食材登录平台国健署-学校午餐食物内容及营养基準TVBS:学校午餐热量波动大 教育部提检讨报告Jamie’s Food Revolution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