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就业时代的工作型态:工作转型中

就业是否盛极而衰?

就业已经到了盛极而衰的时候。二十世纪下半叶那个就业就能富足、高薪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1983 年以来,唯一仍然显着成长的「就业」是「知识性非例行性工作」(Non-Routine Cognitive Jobs)。换句话说,也就是「创造系统」的工作。

风险投资公司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2015 年发表的报告中指出,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Bureau of Census)从1948 年到2000 年的资料发现,就业的成长速度是人口的1.7 倍,但是,自2000 年以来,人口的成长速度是就业的2.4 倍。

对社会和个人来说,癥结在于我们问错了问题:「我如何得到工作?」更好的问题应该是「我如何创造工作?」如果「创造就业」这件通常只有政治人物或大公司执行长在讲的事,是你现在能够办到的,那会怎幺样?

有3 个主要的理由足以说服我们已经在就业盛极而衰的阶段,并且接近后就业时期: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提到24 岁的兰登.柯莱德(Landon Crider)虽然拥有乔治亚州立大学的学历,现在却在事务所当跑腿,处理杂务; 接待员梅根.派克(Megan Parker)年薪是三万七千美元,却必须偿还十万美元的学生贷款。柯莱德和派克的故事不算少见,他们是新趋势的早期指标,而这个趋势对未来20 年的职涯会产生深远的冲击。

转型中的工作

大卫‧史诺顿(Dave Snowden)研究IBM 的管理结构之后, 发展出库尼文架构(Cynefin, 发音是Kih-nehvihn)这个架构流行开来,并且出现在《哈佛商业评论》刊物上。鉴于工作性质的改变,库尼文架构以更有效的方式区分工作和管理。

它将工作和管理分成四个不同的领域:简单(simple)、繁杂(complicated)、错综複杂(complex) 和混乱(chaotic)。

我们看一项工作时,可能说某个人需要中学学历、大学学历或研究所学历。传统上,将工作从简单到繁杂做线性分类是有效的。繁杂的问题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才有能力解决,而简单的问题需要相对较少的知识。

整个二十世纪中,我们开始沿着库尼文图移动劳工。文凭主义兴起,是为了训练能在繁杂领域中工作的人力。在利用现有知识就能解决问题的世界中,根据劳工的教育水準评估他们的能力,是非常有道理的事。

如同前面所说,简单和繁杂的领域可以化为一步步的指示,就像拼乐高积木那样。所以我们能够传授这些事情,现代的教育体系也非常擅长做这件事。

被誉为教育体系之父的霍瑞斯.曼恩(Horace Mann)在一百五十年前创设公立学校(Common School)。公立学校的目的是教导学生如何有效地遵循指示,做好进入工厂工作的準备。公立学校设立后几年,曼恩发现师资短缺,所以他又创办师範学校(Normal School)。师範学校培训师资,之后才到公立学校授课,因为我们需要「正常」(normal)的老师,来教育学生变得普通。

现代的教育体系是建立在「培育正常、普通的劳工」这个前提上。1900 年,工厂劳工需求甚殷,而培训普通或正常的劳工被认为非常有价值。我们需要培育孩子做我们告诉他们该做的事,而且必须乖乖坐着听取指令,然后覆述。

可是时代变了。遵从指示和了解如何执行最佳实务,不如以往那幺有价值。设法执行最佳实务的人很难在企业中创造成长,所以企业对他们的依赖性不大。而他们能力所及的事,又迅速被机器和世界各地的劳工取代。因此,了解错综複杂与混乱的系统,并学会在其中应对运作的工作,也就是创业或成为有创业思维员工的需求与日俱增。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