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该做的事我们可以不要深澳电厂!

盛夏 7 月,「电力供应是否足够」成了全民关注焦点。去年,核能发电量已从马政府在任的 16%降至 9.3%,按照《电业法》规定,2025 年核电将全数归零。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能源分布:天然气发电升至 50%,燃煤发电量下降为 30%,再生能源大举提升为 20%。

深澳背后,看见能源转型危机

然而,去年,台电向环保署提出「深澳电厂更新扩建计画」,要让因居民抗议而除役 11 年的深澳电厂起死回生。环保署 3 月 14 日为此召开环评大会,在副署长詹顺贵投下关键一票赞成后,全案有条件通过。

消息一出,不少深澳、九份一带居民,彷彿恶梦降临般,彻夜难眠。长年研究空汙的中兴大学教授庄秉洁指着一张肺癌变化地图说,「深澳电厂运转期间,北部支气管和肺癌人数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而在 2007 年电厂除役后,就慢慢变少。」

瑞芳区龙山里里长、反深澳燃煤电厂自救会会长陈志强目前已蒐集到 1 千 5 百份居民反对意见书,将循行政诉讼管道提出救济,为了这片天空,竭尽所能挡下深澳电厂。

确实,为了能有洁净的空气,全世界都在向燃煤宣战。「愈来愈多国家反二氧化碳,届时若台湾不跟上国际脚步,很有可能被贸易制裁,或被课徵能源关税,深澳电厂等于白投资了!」台大大气系教授徐光蓉如此警告,盖燃煤电厂将来可能要面临制裁风险。

能源局电力组长吴志伟表示,台中火力发电厂目前没有规划要除役,而是兴达火力发电厂、民营麦寮电厂将陆续除役,如此 2025 年装置容量可下降至 30%。

台电发言人徐造华承诺,「届时可依照上级机关能源局的指示,透过调度将燃煤电厂发电机组控制在 30%以内。」只是「台湾没有任何监督机制,应仿照德国每年公布电力报告,公开让民众检视。」台大风险中心研究员赵家纬说。

居民强力反对、国际可能给予制约,那幺,执政者为何宁冒失去选票、遭到国际制裁的风险,也要建起这座燃煤电厂?

深澳电厂装置容量为 120 万瓩,2025 年投产后,每年可供应 79 亿度电,占台电预估 2025 年负载预测 4032 万瓩的 2.8%。台电执意要盖的原因,依据经济部长沈荣津 3 月 20 日在记者会上的解释是,《电业法》规定全台供电必须要有 15%备用容量率,有了深澳电厂,2025 年备用容量率为 16.3%,但若少了深澳第一部机组的 60 万瓩产能,将会减少 1.4%,备用容量率降至 14.9%,比法令规定少了 0.1%。

除了补足这 0.1%的差额之外,在政府眼中,深澳电厂的另一任务,或许也是为「2025 非核家园」政策无法落实预作準备。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接受《今周刊》访问时就坦言,深澳电厂之所必须兴建,除了北部出现电力缺口外,「国家能源计画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与假设。」

大潭天然气接收站

今年不动工,未来势必需要深澳支援

依据规画,这趟能源转型工程的重点战役在天然气:2025 年,燃气发电占全台总发电量必须冲至 50%,是供电主力部队。如果你不想要深澳电厂,首先,必须确保这个主力部队可以顺利达阵。

问题是,台湾的天然气发电燃料全数仰赖国外进口,供气燃料要从 1400 万公吨,在 2025 年增至 2950 万公吨以上,才能满足发电量提升的需求,并将燃气安全存量从目前的 7 至 10 天,提升至 24 天;在此之下,即使「发电机组」的兴建进度没有问题,「燃气接收站」能否準时就定位,却是另一关键。而这部分,此刻正面临极大挑战。

目前全台仅有两座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一个位于高雄永安港,另一个在台中港,而桃园大潭电厂因距离两座接收站太远,长期只靠台中到大潭的一条海底管线输送。

第三接收站兴建估计要花四年,若今年未能如期动工,2022 年大潭第八、第九燃气机组恐「无气可用」,约 200 万瓩机组无法运转,影响程度比少一座深澳还严重。

大潭接收站倒数计时中,更牵动能源转型进度,若僵持不下,势必要赶紧找到对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